当前位置:首页 > 忻州 > 教育教育

农家书屋唱起“空城计”?当初的良好愿景该咋实现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9/29 15:57:09

 

  

 海鸥制图

  社会热点

  近年来,农家书屋进入千乡万村,曾受到农民的广泛欢迎。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些地方,农家书屋建设的良好愿景并没有成为现实。旨在为广大农民送去丰富精神素养,提高其科学素质、道德情操和社会公德的农家书屋,遭遇了看书者少、利用率低、管理落后、部分书屋长期“铁将军把门”,甚至唱起“空城计”的尴尬。

  近日我们在长治、晋城两市走访了15个村,有12个村建有农家书屋,不是大门紧闭,就是无人问津。如何让农家书屋真正担当起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引领农村文明新风的重任,已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书屋有书无读者

  为农民办、为农民用、为农民乐,是建设农家书屋的应有之义。但在一些地方,国家花费巨资建造的农家书屋,和农民需求之间还有一定距离。

  壶关县石坡乡某村的农家书屋,只有两个铁皮柜子里面稀稀拉拉地放着几本书,如果不是铁皮柜上贴着“农家书屋”四个大字,这两个柜子与屋子里的其他文件柜没有区别。而在陵川县草坡村的书屋里,五六年前配发的书籍崭新如初,一些书籍连塑封都完好无损。

  襄垣县善福乡上丰村农家书屋的建设很标准。5个书柜里1500余册图书分6类整齐地摆放着,图书是2012年更新过的,没有污痕和破损。书柜前有4张书桌,墙上整齐地挂着“农家书屋管理员职责、管理制度、借阅制度等”。但翻看“借阅登记本”和“读者意见本”发现,2012年至今还没有借阅记录和意见内容。

  壶关县北皇村农家书屋藏书也不少,但没有规定具体的开放时间,村民读书借书需要提前联系好管理员,约定好时间到书屋借阅。我们进入书屋时,也是打听了几个村民,找到村党支部书记关庆辉才有机会进去的。关庆辉说:“村里没有专职管理员,村里的干部也都想确定一个开放时间,但村里根本没有人来看书。要是有人想进书屋,就给我打电话,我来开门。”

  襄垣县古韩镇南天漳村的农家书屋,建在村民委员会文化活动室。但据该书屋的管理员介绍,尽管这儿每天人来人往,可专门来这里借阅图书的人几乎没有。

  如何利用是个难题

  据调查,农家书屋一般涵盖了农业科技、自然科学、文学艺术、文化教育等多种类别的图书,也有部分符合当地实际的特色书籍,书屋藏书总数一般都超过1500册,并且会不断填补新书,但借阅情况却很不理想。

  面对读者的减少,很多书屋试图去改变这种情况。2012年4月,襄垣县上丰村农家书屋的重新修整就是为了吸引读者。但结果仍不尽如人意,并没有出现大批村民前来借书看书。书屋修整后的新任管理员徐志平也算是尽心尽责,即使没有读者也依旧每周到书屋打扫整理。

  其实,按照规定,书屋管理员的工作范畴应该是负责图书借阅和管理。但我们在走访中很难见到有配备的专职图书管理员,大都是村干部兼职管理,有的农家书屋尽管配备有管理员,但他们所做的还谈不上是真正的管理,只能算是书屋的门卫和清洁员。

  村民借书、看书条件因每个村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花大精力建成的书屋已能基本满足目前村民的需要,只是怎样享用和管理这些丰收果实确实还是个难题。

  书屋为何遭冷落

  尽管很多报道提到农家书屋给农村带去了新气象,但不得不承认,目前一些农民还没养成很好的读书习惯,离真正的“读书热”还有一段距离。

  农家书屋利用率为何低?当问到村民时,他们颇有怨言,有人说书屋长时间关闭,或者没有固定开放时间,进不去。想借书又不知道找谁借,或者需要打管理员电话,等管理员有时间才能办理。而管理员同样有怨言,管理图书纯属义务,没有补贴。村民也很少来看书,经常一天到晚一个人也没有,工作没有成就感。农家书屋里的很多书籍、杂志不是农民真正需要的,来看书的人找不到想看的书,就逐渐不来了。

  “村里的人平常都很忙。”上丰村农家书屋管理员徐志平解释说,“村民白天都要做事,晚上打打麻将,聊聊家常。而且村里很多人是半文盲,读书看报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大。”书屋“借阅登记本”的记录空白佐证了他的话。

  壶关县板安窑村民秦平安说:“现在村里的大多数年轻人不是外出工作就是上学,五十岁以上的是村里的主要居民,他们多是小学初中文化水平,还不太习惯读书。村里要多宣传、多讲好处,让大家慢慢去尝试再养成习惯。”

  相比其他村的农家书屋,壶关县秦庄村的书屋管理可谓走在全县前列,2007年至今,村里配有专职图书管理员,年工资6000多元,藏书5000多册,书屋常年开放。村图书管理员万超武2012年曾获得山西省“优秀农家书屋管理员”荣誉称号。谈起农家书屋的前景,老万也不乐观。他说:“农家书屋所配书籍适用性差,而且更新不及时,群众不爱读。最开始村民的积极性很高,后来借书的人越来越少,为此我们也做过努力。但书是上头配送的,去县文化局反映过没能解决问题,村里经费有限,就导致书一直很少更新。邻近几个村都是这种情况。”万超武说,有一些村民向他反映,希望农家书屋能有一些语言通俗的小说和贴近农村生活实际的书籍。

  一些基层干部反映,阅读危机在农村地区日渐凸显,有不少村民一年到头也翻不了几页书,受农忙等因素影响,农民们读书具有季节性。由于农民的阅读热情未得到很好的引导和激发,很多人都觉得读书并不如打麻将赢点零花钱更有吸引力,他们认为不读书没啥不妥。

  让书屋“活”起来

  如何让农家书屋真正担当起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引领农村文明新风的重任,已经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壶关县东柏坡村党支部书记郭天水说,根据村里的实际情况,他认为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改善。首先要确保书屋的门常开。“大家叫我来开门,虽然我很积极,但是不可避免有时间冲突,有时我要开会学习、处理村里的其他事,如果有专门的管理员把书屋当成家里的自留地一样经营就更好了。”他建议,书屋管理员可以聘请村里的退休干部、教师来当,用心地管理,保证书屋的开放时间。

  壶关县秦庄村农家书屋管理员万超武认为:“要通过书屋里的书来吸引村民”。书屋的人是多是少,要靠“天时地利人和”。国家提供了不少资金和基本图书保障,但是书屋是否方便村民去、有没有适合的图书是关键。他还提到:“配书不是‘扯草垫篮子’凑数,村民找不到自个儿想看的书,谁还到书屋来?”在他看来,书屋要想留住人,就得根据实际选大伙儿看得懂、用得上的书;同时书籍也要跟上时代,不能用上世纪80年代的种地技术书来指导今天的种植,经常添书换书,大伙儿的需要对了路,“让我读”就会变成“我要读”,书屋就不愁没有读者。(记者姚姬娥 通讯员秦剑)

责任编辑: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