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忻州 > 企业企业

从太平洋建设集团严介和到中国最低调的二代掌门人严昊

来源:浙江新闻网 作者:小艺 发布时间:2016/9/18 19:21:02

 

  太平洋建设严介和图片来源:新浪

  稻子熟了,就低头了!

  -----从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严介和到中国最低调的二代掌门人严昊

  太平洋建设严介和的狂人“硬资本”

  太平洋建设集团严介和身上的标签太多,但有一个身份,相比较商业上的成功,他更喜欢提及的,那就是“全球华人第一狂人”。很多人、包括企业家和政府官员都听过他的课,太平洋建设严介和可以一个人在台上水也不喝地滔滔不绝讲上几个小时,作为知名大企业家身份为大家熟知的他,兴趣广泛得惊人,绝不仅仅讲怎么做企业,怎么成功。他更喜欢将历史、人文、地理,甚至政治问题共治一炉,触类旁通、信手拈来、一针见血。用他自己的话讲,这源自于自身的通透,身心灵的通透。做企业行云流水,讲企业如数家珍。

  但是“狂”的另一面,也给他带来了很多争议,让很多人刷新认知的同时,也让很多人在价值观层面受到了“惊吓”。作为《新论语》的总撰稿人,他曾经如此阐释自己写这本书的初衷,那就是传统国学三分之一有用、三分之一无用、三分之一有负作用。填压式教育,最大的弊端就是抹杀个性,背会的太多,体会的太少。走上工作岗位,就是领的太多,导的太少。所谓个性,就是创新,创新敢违规,创造敢破坏。国家和民族最终的竞争不是同质化,而是差异化。差异化需要有个性的人引领,有个性的人容易得罪人。

  的确,他就是个容易得罪人的“狂人”。然而一切前瞻性引领时代前进的改革,在横空出世的时候,不是被冠以怪胎的头衔被棒杀,就是因为触动既得利益群体而遭遇剿杀。众所周知,蒸汽机发明带来了伟大的工业革命,但蒸汽机车在发明之初,却饱受诟病,有人骑着马笑它跑得太慢,有人甚至建议用绳子在前面牵引, 朝它吹口哨、扔石头。而因为在行进过程中喷烟喷火,烧焦沿途的树木,被当时的人妖魔化,形容它像“痛苦不堪、五内俱焚的怪物”。传统的运输公司则不惜用一切暴力手段破坏阻扰它的发展,因为他们隐约感觉到这个怪物,或将颠覆他们固有的一切。但千里马终究是千里马,只要有合适的轨道,时代的车轮就毫不留情地从鼠目寸光的反对者身上碾过。

  而严介和通常喜欢举的两个例子,显得更为切近当下和自身的体会:马云的创造,一个电商,把传统商铺电死了,马化腾的一个创造,一个微信,把中国移动的短信给短路了,严介和首创和践行BT,曾经让建设部、建设厅、建设局90%的人都骂了,如今成了国家大力推广的PPP模式。所谓人群大数法则分布,在严介和的眼里,莫过于千分之一君子、千分之九百常人,千分之九十九小人。小人没有争议,同而不和,只非不是,大家都说他不好。常人也没有争议,和而苟同,只是不非,没有人说他不好。唯有君子,和而不同,是是非非,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不好,从大名鼎鼎到臭名昭著,凡是臭名昭著都是大名鼎鼎,最后清者自清。即便是近期的美国总统大选,也没有得票率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严介和更“狂”的著名言论还有这一句:领袖,何为领,何为袖,领袖就是要允许适度肮脏的,而领袖都是有个性的人。

  显然,在严介和的心里,他狂有狂的道理,因为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二流的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流的人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树大不要紧,关键根要深。君子可以至千里,因为他有他的信仰,不管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都不会改变方向。因为他懂得单车只能向前,才能赢得平衡,一旦停止,就会倒下。瀑布怎么来的?就是一往无前,哪怕遇到悬崖,走投无路,也义无返顾地向前奔去,才成就了波澜壮阔的大美瀑布,这就是君子。

  二代掌门人的低调“软着陆”

  严介和因为他的狂而收获在商业成功之外更广泛的知名度的同时,也激发了很多媒体填字游戏一般的探寻好奇心。严介和曾经这样表示他和媒体的关系,媒体捧我捧的有点夸张,但贬我贬得更夸张。换句话讲,这都不是加权平均后得出的真实的严介和。所以,他还有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叫:既要理解别人,更要理解别人对我们的不理解。

  达到如此狂的境界,恐怕只有对饮成三人的李白了。然而,严介和的狂,以及他在媒体上引发的甚嚣尘上的舆论口水战,终于在一个人身上消弭,如同悄然划上了休止符。从曾经的毁誉参半,到如今的一切用数据、市场、口碑讲话,中国最大的城市运营商的品牌形象也正收获越来越广泛的美誉度,这多少来源于一个人的低调,那就是如今太平洋建设的二代掌门人严昊。

  这个八五后新生代企业家,似乎有着和他的年龄、成长环境,甚至是这个推崇物质图腾、喜欢尖叫和眼球的时代不符的特质。和父亲的高调截然相反,他把自己藏在了所有的聚光灯之后,巧妙地避开了所有可能因为财富和成功带来的公共附加值,他甚至有那么一点刻意远离媒体。

  这或许从他们父子两代人的成长轨迹找到一些辅证。严介和白手起家,从小在赏识中成长,用他自己的话说,谦虚使人落后,骄傲使人进步。啥叫谦虚,装呗;啥叫骄傲,牛呗。自己一上去就下不来,从此只能杠杠地成长。可以说,太平洋建设一路走来二十年,最终苏太华系跻身世界五百强第九十九位,这其中深刻地烙上了他作为创始人的基因。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用他的话讲,叫没爹妈的孩子。纵观民营企业这么多年的突围和成长,从来只有地图,没有指南针。这一路披荆斩棘、狼性发展,大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创始人的强人政治,无论是严介和,还是华为的任正非。

  但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壮大,领袖时代向团队时代转变,被媒体污名化还是过誉化背后的严介和,最终都要有个祛魅的过程。作为中国大陆民营实体企业第一的太平洋建设,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去严介和化的现代企业治理和媒体舆论环境中。

  严昊恰恰完成了这样的“软着陆”。作为在如此成功家庭出生的他,在最青春的年纪,和很多动不动和网红以及浮华的娱乐圈勾连的富二代大相径庭,他选择了另外一条更为艰难却脚踏实地的成长路径。还没走出校园,就走进了工程一线。25岁接管太平洋建设,从东海之滨,到兰州城头;从白山黑水,到雪域高原......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汗水。

  正如他喜欢的一首催人奋进的歌《在路上》,如果说严介和当年选择创业是为了自尊的生存而天不亮就出发,那如今的严昊更多的是为自我的证明,以及苏太华系更辉煌明天的使命感召。而从严介和的骄傲,到严昊的谦虚,正体现了民营企业在接力转型过程中的智慧和与时并进。正如稻子熟了,就低头了。君子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这个低头,恰恰体现了自身的强大和自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